首页 >> 退房须知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七百三十三章 调教

2020-03-29 来源:巢湖租房网

三国吕布逆转人生 七百三十三章 调教

却说文丑听闻前事,却是颇为气恼地向郭淮、姜维二人喝道:“郭伯济,你为一军统将,岂可如此贸然行事,冲锋陷阵,阵前厮杀本就是裨将之事,你这般实在是胡来!姜伯约,你身为副将,为何不竭力拦之,若郭伯济有失,你如何担当得起!”

文丑锐目赫赫生威,姜维连忙跪伏认罪,郭淮拱手急谏道:“将军且慢,伯约早有所劝,乃我一意孤行,当时,蜀人欲设计擒我,我便将计就计,以身为饵,待诱得蜀人伏兵尽出,皆欲来擒我时,伯约引兵袭之,蜀人必败无疑,我此计虽险,却是必胜之法,将军若要责罚,便责罚我罢!”

文丑恶眉一挑,猛地一掌重拍奏案,‘嘭’的一声巨响,震得整座帐篷好似坠倒,王双等将见了,纷纷跪下说情。

郭淮却也是顽固,与文丑直视,毫不退让,凝声而道:“诸位将士皆为国舍生忘死,共创大业,淮既察觉战机,可大挫于彼,为何弃之?”

“你,好!好!郭伯济,你忤逆上将,以下犯上,军中法纪不可轻废,而姜伯约未能竭力相拦,有所失职,虽未酿成大锅,但亦不可轻恕!”

“王子全,你骁勇杀敌,我遣你为军中先锋,从今日起,郭伯济、姜伯约二人便为你军中马弓手,听候你之调遣!”

文丑此言一出,帐中诸将无不变色,王双更是满脸惶恐,跪拜而道:“将军万万不可,郭将军与邓将军虽是有过,但亦有功,如此重罚,于法不合!”

文丑恶目一瞪,精光迸射,气势骇然,怒声喝道:“军法如此,我若不施以惩戒。日后若有再犯,时已晚矣,谁人还有不服!”

王双早被文丑的气势所慑,帐内诸将亦不敢多言。郭淮喘息颇重,不过听了文丑这番言辞后,浑身一颤,单膝跪下,认罪而道:“末将服了。愿听将军军令!”

郭淮说罢,姜维亦是认罪,文丑见了,怒火遂褪去大半,气势收敛,喝退诸将。

郭淮、姜维纷纷告退而出,待众人离去,文丑神色一变,摇首叹息道:“郭伯济此子颇为倔强,虽心思缜密。但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只恐迟早有个万一,只望郭伯济能明白此中道理!”

文丑如此严惩郭淮、姜维,军中上下虽颇有说辞,但亦不少将士看出此中厉害,替文丑说了不少好话。

不过文丑在军中威望极高,兼之郭淮、姜维皆肯认罪,此事很快便是揭过,不过事后,军中将士却是极为钦佩文丑如此强硬。竟直接将郭淮、姜维直接从先锋大将,降到马弓手。

当然,众人皆是明白,文丑是有意一挫郭淮、姜维两人的锐气。凭两人的实力,想必不久便能立下大功,遣回原职。

且说郭淮、姜维被降为马弓手,两人皆无怨言,一日,郭淮与姜维引一队斥候队伍来探临贺。

郭淮一勒马匹。居高而望,见临贺城内军心溃散,队伍不整,郭淮见了,眉头一皱,与姜维言道:“伯约,你看临贺城内蜀人兵马如此散漫,若是平日,有蒯越、尹籍等人坐镇军中,岂会如此?莫非临贺城内已有变故?”

姜维闻言,神色一紧,连忙随着郭淮所指望去,果见城内蜀兵防备松懈,精神不振。

姜维静心思索一阵,凝声而道:“伯济所料,大有可能如此,先前据蜀人俘虏所报,耿安虽将临贺城献了刘禅,却仍遭蒯越、尹籍等人猜忌,更曾欲下死手将其杀之!”

“想必蒯越、尹籍必是发觉耿安歹心,欲急除之,怎奈耿安深得刘禅之心,受得其庇佑,所谓君子难斗小人,临贺变故,或许正是因此人而起!”

姜维这般分析,郭淮锐目一眯,其言正如他心中所想,郭淮咧嘴而笑,与姜维对视,笑声而道:“伯约所言,正合我心中之事,时下正是夺取临贺,擒下刘禅的大好时机,当速报与文将军!”

姜维亦笑,颔首附和,两人遂勒马引兵回到寨内来见文丑,文丑正于帐中思索计策,忽然听闻郭淮、姜维来见,脸色顿时一喜。

文丑心知两人年纪虽幼,但却都是智谋百出,韬略极高之人,不过文丑很快又神色一沉,故意大声说道:“他等二人不过是马弓手罢了,有何要事,教他等先报知其统将!”

郭淮、姜维两人在帐外听得,不禁露出苦笑,郭淮与姜维言道:“看来文将军还是对先前之事气在心头,却是连累伯约你了!”

“伯济莫要如此,你我肝胆想照,莫说马弓手,纵是要入囚室,维亦不惧也!”姜维连忙拱手答道。

郭淮灿然一笑,锐目烁烁发光,颔首沉声而道:“我视伯约如手足,今生绝不相负!”

姜维闻言,心头连颤,感动不已,就在这时,去报的兵士回来,唯唯诺诺地欲言又止。

郭淮淡然而笑,作揖一拱道:“难为兄弟你了,我这便离去!”

郭淮说罢,与姜维投去一个眼色,姜维会意,两人一同离去,来见王双,王双听罢,大喜过望,当即言道:“若此事当真,伯济与伯约此番可谓是又立奇功,双这就去禀报文将军,为二位将军引见!”

王双虽暂为郭淮、姜维两人统将,但却不敢托大,郭淮听了,微微摇头道:“不必了,这依军纪不合,子全,你且报之便是!”

王双听得,速速离去,不一时,王双满脸喜色归来,传令文丑召见,郭淮、姜维精神一震,遂随王双一同过去。

入帐后,郭淮、姜维齐齐拜礼,文丑见两人并无怨色,心中暗暗是喜,腹诽而道:“两人收敛不少,亦能察觉此中利害,坦然受之,实乃我北晋之幸也!”

文丑想罢,脸上不禁露出笑容,与郭淮、姜维笑道:“你等所报,我已知也,不过那蒯越、尹籍皆非等闲之辈,此中若是有诈,当又若何?”

郭淮神色一凝,向文丑拱手应道:“将军不必多虑,若想知得其中究竟,稍作试探,便可知也!”(未完待续。)

胸闷胸痹吃什么药管用胸闷气短病人食谱及禁忌活血化瘀消肿的食物

轻微中风可以痊愈吗
小儿咳嗽有痰吃什么专用药
郑州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