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租房准备

怀念校友郭军民

2020-03-30 来源:巢湖租房网

怀念校友郭军民

怀念校友郭军民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六九年太原九中四十一名同学,怀着炽热的心来到杜尔坪矿做了煤矿工人。煤矿工人工作的危险系数如上了的战士一样,随时都有或牺牲的可能。自己的不慎,或战友的不慎,都将带来灭顶之灾。可怜的郭军民是我们九队老三届中唯一阵亡的战士。每每想起,我都止不住的心疼。与他相处的记忆,虽几十年了依然历历在目。

我和军民都是九中的学生,我初一,他初三。在校学习期间互不相识,由于西山矿务局在校招工,我们相识了,一起为招工一事忙碌着。到了杜尔坪矿,我们都分在了采煤九队,又住在了一个宿舍,关系渐渐近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俩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郭军民个头一米六五左右,一双大眼睛很清澈,皮肤白净,一脸青春痘,郭军民为人忠厚善良。是九队公认的老实人。

曾记得:六九年的春夏之交,因休班,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与军民结伴到滴水岩游玩。我们住在滴水岩十八楼,往南行,不到十分钟就进滴水岩沟了。滴水岩沟东西是山,一条清澈小溪从南向北延伸,在三岔口处,汇入大虎峪河。我俩边玩边聊,五月的滴水岩沟杂树生花,草长莺飞,一株株杏花、桃花竞向绽放,白的纯洁,粉的娇艳,空气中弥漫花草的芳香。我俩倾吐着各自的心事,他想以矿为家,认为挣的工资也不少,把父母亲和妹妹一起带到矿上,安家落户。我的身体比较瘦弱,视力也不太好,想早点离开矿山,在市内找一个普通工作即可。我俩均为平民之子,由于文革的原因,学历很彽,就像剪断翅膀的小鸟一样,视野很窄,可以说鼠目寸光。后来读到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等豪迈的诗句时,才深深地感受到了,我们输在了起跑线上。我俩就像路边的小草一样,自生自灭。

曾记得:井下的作业是紧张而惨烈的,有一次我们班在打通道,通道刚进了十米左右,铺上镏子,一声炮响后,成吨的煤需要我们运出。我拿大铁锹,你把叉子往外运煤。工作很累,一不小心,大铁锹碰到了机尾,你的叉子失控,以运动的方向向我飞来,我被击中了。叉子打到柳壳帽子,天旋地转,我昏了过去。后来在老矿工又是掐人中,又是唤叫声中我醒了。上苍保佑,我没有死,也没留下伤痕。如果打在脸上肯定毁容了。谢谢柳壳帽。当我醒来时,看到你站在我的身边,很惭愧、很内疚的样子,好像是你打了我。其实,我一点也不怨你,是我的不慎击倒了我自已。几十年过去,我依然看到了你尴尬的窘样,我不怨你,我的军民兄弟!

曾记得:又一次我吃坏了肚子,内急,裤带是个死圪搭,解不开,你忙了一阵,也解不开,最后甪牙咬开了。虽是小事,但我忘不了那一幕。

曾记得:有一次我俩去坑口以南,三岔口以西的山峰上去玩。秋高气爽,山上的醋溜溜(山棘)很多,黄色的、红色的,满山遍野,颇为壮观。我俩摘了不少醋溜溜,准备下山时,发现地上有遗弃山药蛋就捡了十来个,准备回宿舍煮山药再吃点榨菜。世界上的事啊,有时很诡异,本来是我俩捡来的山药蛋,这时一个拿皮鞭的农民出现了,硬说我俩偷挖山药蛋,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无奈之下只好去了他的那个村庄(记不住叫什么村了)当时的村领导是太原市内下放,此领导通情达理,问淸原因后,就说,你们走吧,天快黑了。天下还是好人多。

曾记得:你要以矿为家,矿领导把你做为榜样供大家学习,派了一辆车,我和你,忙了一整天,把家从太原市内河北里搬到了杜尔坪矿大虎峪村,你的父母亲,你的妹妹,从此同你扎根矿山了。

曾记得:住到大虎峪后,不久你就结婚了,妻子可能是个矿工的女儿。婚姻是要匹配的,军民的婚后生活很不幸福。妻子不安于室,军民焦头烂额。一天中午,军民找我,让我帮他做一件事我婉言拒绝了。我告诉他,这种事不能帮,我当时二十一二,不愿看到难堪的事我告诉军民,这种事不要做。能过则过,不能过就分开。军民走时很气愤,怨我不帮忙。一次次地吵闹,一次次地伤害,军民理智了,最终选择了离婚。

后来,我调到了运输区推土机组,和军民的关系逐渐疏远了。听朋友说军民在河北乡下找了个农村姑娘,开始过男欢女爱的幸福生活了。谁知,好景不常,巨大的灾难正在预谋着。一次井下的放炮事件让军民驾鹤西去了,走的很惨!

在我以后的岁月里,常常想起苦难的军民。今天是戊戌年的正月初二,神差鬼使,我又一次想起了郭军民,故尔有了以上的回忆。

不知军民葬于杜尔坪的山岗上,还是河北大平原。不知有子嗣否?此时,我遥祭一柱心香,望军民兄安息,天堂没有烦恼。

附记1:军民有个妹妹,长得很像莫泊桑短篇小说中的羊脂球在河西一带的小厂工作,据说,爱上了一个本厂有妇之夫,事露后,俩人相约,以死殉情,结果是军民的妹妹走了,走的非常惨。

附记2:在我记忆中军民曾经对我说过:他的父母亲没有孩子,要了一男一女。没有几年两个孩都走了,而且都走的很惨。郭军民走时,他的父母亲都到古稀之年了,两个孩子都走了,情何以堪!世界上难道还有比这更可怜、更可悲的事情吗?郭军民的父亲是个小个子,是厨师,打烧饼是一流的,我吃过,又酥又香。郭军民的母亲是标准的河北老娘们,在家掌权,性格很泼辣,做的面条很香,我曾吃过她做的面条,满满的一大碗,很实沉。九队队友聚会时,说军民的父亲在两个孩子去世后,很快也离开了人世,郭军民的母亲晚年捡了拉圾。一个美满幸福家庭就这样的消失了。

附记3:六九年杜尔坪矿来校招工,因为参加工作一事,有四个同学走的比较近,郭军民、王万通、郭太喜和我。在七十年代初,王万同在杜尔坪矿山顶水溏溺水而亡。四个朋友走了两个,而且是夭折。生命无常,想起此事让人唏嘘不已!

附记4:七十年代末,我调到太原选煤厂,和杜尔坪矿老三届基本失去了,八十年代曾去局劳资处办点事,见了程清,程清说刚参加工作时来过我家,家门上有一猫洞。真神了,多少年过去了还记忆犹新。零一年,上级领导单位来厂检查卫生工作,我当时在后勤工作,酒酣耳热之际,才知来者是我的校友兼矿友曹理真同学也。世界很大,世界也很小。后韩棣、窦峰相继调入太原选煤厂。

在欢乐的春节里,和老同学们讲了一个辛酸的故事。其一,郭军民曾经是我们其中的一个同学 ,经历很苦很惨 ,记得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同学。其二,我们都即将奔七了,和离去的同学比我们太幸福了,晚年时逢盛世,一定要珍惜未来的一切!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军民

军民,军队和人民:~鱼水情ㄧ~共建文明街。

治心肌梗塞的好方法广东十佳牛皮癣医院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小孩止咳药物

心律不齐用什么药
盐城治疗阳痿方法
郑州银屑病医院地址在哪